主页 > 雕塑工艺 >

中国!原始社会!人像雕塑!(令人惊叹上)

未知 2023-10-04 雕塑工艺

  人像雕塑
你知道吗?中国最古老的人像雕塑,其实是一个“大妈像”!而且距今已经有7000多年了,厉害吧!这个泥质灰陶头雕,形象就像一个老细皮的大妈,满脸皱纹,宽鼻深目,特别像咱们小时候看过的那股“大妈势力”,可能就是当时氏族里最尊敬的老祖母形象!虽然塑造技法稚拙,但也是人类文化发展的一个重要见证,简直就是千古一绝!

  原始社会的雕塑作品,好像都是信手捏成的,略加点点刻画就可把老妇人的形象表现得惟妙惟肖!比如这件仰韶文化的圆雕头像,你看那个年代早到跟天一样,可还是通过把泥搓成人头形状、捏出五官、用小刀慢慢雕琢,让这个头像如出水芙蓉一样盛開无比!虽然眉眼差点被捏歪,嘴唇都脱落了,但是还是能认出是个像样的老祖母形象,而且考古学家研究发现,当时的氏族老祖母形象特别受人尊敬,说不定还是个这个妇女社会高地的代表啊!

  看这个陶壶口的雕塑装饰,现在都已经缺了一大块,原来看起来像盘绕着发髻的泥条,现在就变成了个半咕咕不吭声的离奇雕塑了。不过,这个仰韶文化的圆雕头像还是挺有味道的。这个头像完全就是个中国原始社会版的超模,脸型饱满、五官精致到位,还有一个微笑的嘴巴,简直是在默默地向世界示范原始社会的优美形象呢!

  
但是,在这仰韶文化雕塑界,还有其它神秘、险恶的存在,比如那个陕西黄陵出土的圆雕头像,它有着一排像脊梁骨一样的鼻梁,方方正正的下巴,还有被凿出来的大眼睛,仿佛正警惕着什么鬼魅。听说可能是当时原始社会的巫师用来辟邪防灾的法宝呢,吓得我一身冷汗,确定不是靠扯皮蛋馅水饺就能赶走的啊!

  
再说一个陕西宝鸡北首岭、临潼邓家庄出土的仰韶文化圆雕人像,不过这个头像存在感有点低,因为头部都残缺了,咱们只能看到一个双手放在肚子下的跪坐身躯,泥条拼接的手臂和手指都还能看出一点点,不过别小看这个头像,根据放射性碳素测定,距离咱们现在已经有7000年了,比半坡类型还要早呢,真是我们原始社会的老祖宗啊!

  听说,这个庙底沟类型的遗物,距今已经有6000年的历史了,出土时虽然上半身还留着,但是两臂早已不翼而飞。这件遗物看起来应该是女孩的半身像,脸上丰腴圆润,眉目清秀,头上还戴着无沿帽,听说充满了神秘的女性力量,简直就是当时原始社会的女神了吧!

  
在甘肃天水柴家坪、陕西华县柳枝镇、陇县、宝鸡北首岭和扶风姜西村,也出土过许多仰韶文化的陶塑浮雕人面。天水柴家坪1967年出土的一件陶塑人面,残高25.5厘米,塑工相当细腻,用的是细泥红陶质,提肩扛鼻,直伸眉弓,连耳垂都已经穿孔了,看起来好像随时都要开口说话的样子。而华县柳枝镇和陇县出土的陶塑人面,则显得像娃娃脸型,好像在表达母爱无私的奇妙情感,反映了血脉亲情的紧密纽带。

  
宝鸡北首岭上层出土的陶塑人面,残高只有7.7厘米,身材虽小,却有着王者般的威武气质,刻画出了一位中年男子的形貌;而扶风姜西村出土的那个浮雕人面,据说原本是夹砂红陶罐口下的装饰物,好像是一位老汉的神态和忧郁表情,看来古代人的审美观还真不一样啊!

  听说,我们讲的是一些古代陶器上的人头雕像!这里的人头不是随便砍下来的,而是精雕细琢的,看起来十分栩栩如生。这些可爱的头像器口红陶壶或者陶瓶,是距今5600年前的庙底沟类型遗物哦!

  
其中,甘肃天水柴家坪出土的那件,细节精致、女孩头像亲切可人,十分讨人喜欢。如果你觉得女孩子的头像太平凡的话,那就来陕西长武县和商县看看吧!他们还出土了人头形器口红陶壶,造型奇妙,看起来像是鬼斧神工!

  
商县出土的那个陶壶,通高约22厘米,壶口部分有一个发辫盘顶、笑容可掬的女孩头像,看起来好像是刚从皮埃尔克迪屋的马尼列饭店出来的样子,非常可爱。而甘肃秦安大地湾出土的人头形器口彩陶瓶,则更为生动形象,他的脸庞完全呈现出一个瓜子形的小姑娘,五官清秀,披发如云,颇有几分明星的气质!

  
陶壶的造型设计也非常完整,宛如身穿花袄的小姑娘,充满了青春活力!在秦安大地湾第九发掘区H831灰坑中,还出土了一件堆塑着3个人面的陶器器口,每个人面占器口圆周的1/3,其中两个似为成年人。看来这些古代的人头雕像,依然能够让我们感受到当年的古代人们所传承下来的艺术智慧和匠人精神!

  听说,在古代的陶器里还有很多人形状的雕像哦!有些是马家窑文化陶塑人像,也有一些是人头形器口彩陶瓶。如果你看到了这些陶器就知道,原来古代人们也是很重视装饰艺术的,管它是瓶、壶还是陶瓮,反正得有个好看的头,才配得上这身份。

  
其中,马家窑文化前期的陶塑人像,基本上都是女性形象,好像是当时的中国版女神啊!男性形象却少得可怜,究竟是人们崇拜女神,还是男人自卑的表现呢?说不定还需要一位专家来揭开这个谜题。甘肃秦安大地湾出土的人头形器口彩陶瓶,瓶口塑了一个额上有短发、耳垂有穿孔的人物,看起来十分时尚!而青海大通后子河马家窑类型墓地出土的那件人像陶瓮,堆塑着一个神态悲伤、体型瘦弱的女孩形象,像是在哭诉自己的委屈,真是倍感心酸啊!不过,应该是为装敛一位夭折女孩而特制的,这才不至于太过沉重。

  
此外,还有一种多人面的陶器口,发掘者竟然认为它反映了仰韶文化晚期的家庭组合状况,竟然还能从一个陶壶上推断出古代家庭的现状,真是让人大跌眼镜!总之,这些陶器上的人形雕像们,不仅是艺术品,更是人们对生命的传承和敬爱!

  别看现在我们都使用不锈钢勺,但你可曾听说过古代还有马家窑类型旋涡纹彩陶勺这种存在?这些勺柄上捏塑着一个大胡子哥们,口边还绘着黑圈,简直就是个男女通吃的小众古董啊!据悉,这种男女塑像同时存在,是因为在甘肃和青海地区,马家窑文化前期的氏族公社还在经历母系向父系的大换血,男女角色暂时仍未分明。

  
可在后来的马家窑文化后期,父权制越来越明显,装饰在陶器上的人物几乎都呈现男子形象了。比如甘肃和宁夏地区出土的那些半山类型人头形器盖,嘴巴或腮部画着胡须,脸上还画着各种古怪的纹样,有些形貌还十分狞猛,真是黥面文身的先驱啊!当时的男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挑战的,只有少数人才有资格成为装扮成野兽的猎人头像。就连青海乐都柳湾马厂类型墓地出土的那个人头形器口彩陶壶,也塑造成一个中年男人闭目养神的神态。

  
哎呀呀,讲这么多古代陶器里的男人形象,是不是有些失礼了,又不是真人,没啥好看的!我们还是来赞一下那个运用浮雕与彩绘相结合手法的人像彩陶壶吧,简直美到窒息,让人不禁为古代手工艺术发出赞叹之声。据说那是距今4000多年前的马厂类型遗物,真是古董中的古董啊!

  听说有一件陶器里的人像,形象非常神秘,到底是男是女,简直让人猜不透!这个人像正面站立,神态镇静,一脸的谜之微笑。据说,从人像嘴巴旁边涂黑彩和乳房很小等特征来分析,敢信研究者竟然认为是男性形象,甚至认为这反映了当时流行男性崇拜的习俗,狮子大开口啊!

  
但是啊,问题来了,从刻画的性器官形状来看,有些研究者又认为这是女性的形象。难道这是古代多元性别的代表吗?又或者这是兼具男女两性特征的复合体呢?

  
听了这些说法,我不禁感到好奇,不知道当时是男是女,到底是什么样的神秘陶器呢?也许时间永远难以解答所有的疑惑和秘密,但这种神秘的陶器里藏着的那个人像,却会永远地活在古代文明的记忆里。

Tags: 雕塑工艺(1716)

网站分类